中央缘何进行“近40年最有远见和魄力”机构改革?

  原标题:中央缘何进行此轮“近40年来最有远见和魄力”的机构改革?

  历次政府机构改革都是当年两会的重头戏,今年尤为如此。

  会前召开的中共十九届三中全会,就释放出明确的信号:全会通过了一份涉及党、政府、人大、政协、司法、群团、社会组织、事业单位、跨军地,中央和地方各层级机构的改革方案。国务院机构的改革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当时就有分析预测,这将是近40年来历次机构改革中最有远见和魄力的方案。仅从已经审议通过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简称《方案》)看,此次机构改革涉及范围之广、调整程度之深,仍超出了外界的预期。

  不少受访者表示,这次国务院机构改革与之前几次改革相比,显示出了很大的不同,不是一味地精简机构、压缩人员,而是着力增强政府在国家崛起过程中,应对经济、社会管理、公共服务、环保等方面新挑战的能力,彰显了中国当前改革的新思路。

  从“行业管理”到“功能管理”

  在这轮机构改革中,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应急管理部、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一批新机构亮相,将原来分散在多个部门的相近职能有机整合,形成了大资源、大生态、大应急、大市场的管理新体制。

  根据《方案》,改革后国务院组成部门调整为26个,国务院正部级机构减少8个,副部级机构减少7个。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在两会期间表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央推进了很多领域的改革,但随着改革的深入,发现阻力多来自现行不合理的机构设置。机构重叠、职责交叉、权责不一致。既有越位的问题,又有缺位的问题。

  这次改革新组建了市场监督管理总局,除了国家安监总局总体归入,还整合了国务院办公厅的应急管理职能,以及民政、水利、农业等多个部门的相关职责。此外,国家防总、减灾委、抗震指挥部、森林防火指挥部、公安消防的职能也都被划入。中国地震局也改由应急管理部管理。

  此前中国各类灾害的应急处置,分散在不同的政府部门。比如,矿难及重大化学品爆燃、海上原油泄漏等事故,由国家安监总局、国家煤矿监察局等负责;地震应急救援由中国地震局负责;泥石流、山体滑坡等地质灾害防治则属国土部的职责范畴;防治水灾、旱灾由水利部承担;而救灾物资则由民政部负责储备发放。

  这种多头管理协调难度大、效率低。为了协调各方力量,不得不在国家层面设立众多议事协调机构进行协调,比如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减灾委员会、抗震救灾指挥部、森林防火指挥部等。而具体工作又存在重叠交叉,比如矿难、地震、泥石流、洪灾等救援,除了专业技术人员,大多都需要消防、武警参与。

  同时,多头管理也造成了大量的重复建设和浪费,每个部门都有各自系统的救援物资、技术、设备和救援力量。比如在火灾处置方面,承担森林火灾救援的武警森林部队,属于武警序列,消防系统则属于公安现役部队。

  按照《方案》,新组建的应急管理部,将统一负责各类重大事故灾害的处置、预警、防治机制建设。这对于实现高效运作,维护公众生命财产安全和社会稳定,意义不言而喻。

  对此,中国应急管理学会副会长龚维斌认为,成立应急管理部实现了常态管理和应急管理相结合,相关职能整合后,会更加专业、高效,力量配置也会更加合理。

  和应急管理部一样,新组建的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市场监督管理总局,都整合了原来分散在多个部门的相近职能。

  “本次机构改革力度堪称大刀阔斧。”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认为,高层通过大幅调整重组,就是希望从根本上解决政府机构重叠、职能交叉,公共管理“九龙治水”“政出多门”等问题。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3月13日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指出,这轮机构的一个鲜明特征,就是设计体现了科学性。

  他说,这种科学性就是坚持“一类事项原则上由一个部门统筹,一件事情原则上由一个部门负责,加强相关机构配合联动,避免政出多门、责任不明、推诿扯皮”,“减少机构数量,简化中间层次,推行扁平化管理,形成自上而下的高效率组织体系”,“减少多头管理,减少职责分散交叉”,保证机构协同联动、高效运行。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hfgzwy.com/a/jingyan/19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