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间谍”威胁论调查:冤案比例高

  2015年5月21日清晨六点半,天刚刚亮,郗小星就被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惊醒。

  他披上衣服,打开门,十多名身着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字样制服的探员一窝蜂地冲进屋来。“他们端着枪指着我,让我的妻子和孩子举起手站到角落里,在他们的面前给我戴上了手铐。”郗小星说。

  当天早晨,FBI在这位任职于美国天普大学的美籍华裔科学家位于费城郊区的家中将他逮捕,指控其涉嫌犯下包括将美国机密敏感国防科技输送给中国企业在内的四项重罪,如果罪名成立,郗小星将面临最高80年的监禁和100万美元的罚款。

  就在郗小星被捕6个月前,另一名美籍华裔科学家,就职于美国国家气象局的水文专家陈霞芬也在她位于俄亥俄州的办公室内被FBI逮捕。她被认为是中国政府的“间谍”,将敏感的水文信息资料非法发送给中国官员。

  几个月后,由于没有发现任何可以确凿指控郗小星和陈霞芬间谍罪的证据,美国司法部最终撤销了对两人的全部指控,然而彼时两人的生活已天翻地覆,再也无法恢复到以前的样子了。

  最近,美国再次将“经济间谍”的帽子扣向华裔科学家。上个月,香港大学新兴技术研究所所长,前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教授、中国著名机器人专家席宁在美被指涉嫌诈骗罪被捕,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大西洋海洋学和气象实验室(AOML)前华裔科学家王春在因为接受中国薪金而被判刑。

  与当年一样,美方对这两位华裔科学家的指控同样被指“站不住脚”,他们是否“洗脱罪名”还未得知。与此同时,美国还频繁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中企对美国企业的收购,甚至,在美国接连发布的国家安全报告和国防战略报告均有不同程度渲染“中国威胁”的内容。

  这一系列所谓“华人间谍”事件到底“威胁”了美国什么?这背后又反映了美国怎样的焦虑?

  2015年9月15日,两起“中国间谍案”的主角、华裔水文专家陈霞芬(左)和天普大学华裔教授郗小星共同向记者讲述自己“蒙冤”的经历。视觉中国资料图

  “他们毁了我的一切”

  作为郗小星和陈霞芬两起诉讼案的代理律师,彼得·蔡登博格至今仍能清楚地记得最初见到他的代理人时,他们脸上不安、愤怒与无助的表情。

  “我刚接到这些案子的时候,就感觉到非常奇怪。”蔡登博格告诉澎湃新闻()。“这两个案子略有不同,但是相同点很明显,两位当事人都是华人,都是第一代美国人,并且都与国内(中国)保持联系。华裔身份显然是他们被调查的首要原因。”

  郗小星出生在中国,在北京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前往德国留学,之后来到美国并加入美国籍。事发前,郗小星被任命为美国天普大学物理系代主任,身为世界知名超导专家,他的学术前途一片光明。

  根据检方提供的起诉书,对于郗小星的核心指控是他把一种敏感的实验室设备、俗称“暖手器”的设计图提供给了中国的研究人员。然而包括该“暖手器”的发明人在内的一些知名物理学家作证,该份设计图并非“暖手器”,而只是郗小星之前发明的一个设备,他将其作为正常学术合作的一部分与中国的研究人员分享。

  “当郗小星一看到检方的起诉书,就知道他们搞错了。”蔡登博格说。在他向检察官们解释了相关科学知识,并给他们看了专家的誓词后,美国司法部发布声明称“出于公正的考量”撤销了该案。

  2015年3月,就在陈霞芬本该接受审判的一周前,检方在没有给出理由的情况下,撤销了所有针对陈霞芬的指控。文件显示,在此前几个月内,检方试图通过各种途径寻找陈霞芬从事间谍工作的证据,但始终没有找到。

  蔡登博格告诉澎湃新闻,美国司法部在短期内连续对两起涉及“经济间谍”的刑事案件撤诉,不仅相当罕见,也等于尴尬地承认,检方和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没有做出足够的努力去了解相关知识和搜集到足够的证据就草率起诉。同时这两起案件当事人华裔的身份也有理由使人怀疑,美国司法部为了急于寻找“中国间谍”,正在导致有中国血统的无辜美国公民被冤枉。

  在案件被撤销后,郗小星得以重回学校,但是他的物理系主任的头衔却没有能够保住。而在恢复工作仅两个月后,陈霞芬就收到了来自美国国家气象局意图解雇她的通知。

  2017年5月,郗小星向美国联邦法院提交诉状,指控在逮捕他的行动中领头FBI探员伪造关键证据,他表示,针对他的行动并不是一个无心的错误。此前,陈霞芬也向法院提交了起诉其雇主就业歧视的诉讼。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hfgzwy.com/a/jingyan/18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