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针对穷人的战争:WTO崩溃如何伤害最穷苦大众

  原标题 一场针对穷人的战争:WTO的崩溃如何伤害最穷苦大众

  不久前,特朗普签署了提高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关税的命令,这又让人们开始担忧全球贸易战争的到来。但事实上,过去一段时间以来,国际贸易体系已经渐渐开始瓦解了。对国际贸易组织(WTO)稍加观察就不难发现,如今的国际贸易体系形同行尸走肉也是情有可原的。僵局持续不断,也影响到了多哈谈判的进度,该谈判上一次有所突破还是在2001年,而这也有损负责监督谈判进程的WTO的信用度。2015年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举行的世贸部长级会议正好赶上了该组织成立20周年纪念,这本该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可实际上,事情却变得令人难堪:有史以来,部长宣言第一次没有达成一致,而是出现了根本性的分歧,哪怕是重申多哈谈判的权力这一议题——后者一直尝试开启一轮更加进取的谈判,用以促进多边自由贸易发展,并时刻关注当下的发展议题。2017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部长级会议上,WTO又刷新了“下限”:这次会议居然空前地没有发表部长宣言。WTO看起来正在哭哭啼啼地走向它不光彩的终点。而如果全球贸易机制果真崩塌了,那对每一个参与者来说,尤其是对世上最穷苦的大众来说,下场都会非常糟糕。

位于瑞士日内瓦的WTO总部

位于瑞士日内瓦的WTO总部

  

  对发展中国家和最穷苦大众的伤害

  在2010年,联合国千年发展计划其中一个目标达成了,那就是极端贫困人口数量减半。推动达成这一目标的最重要因素要属众多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和印度。这些增长得益于诸多因素,但最关键之一当属国际贸易。大量调查研究显示,那些充分利用低关税和开放市场所带来的机遇的国家或地区,在经济增长方面做得尤为出色,同时也受益于一个具备富有执行力的贸易规则的可靠体制,即在WTO的主导下进行一切谈判、监管和计划施行。

  不过,目前仍有6到7亿人口处于日收入低于1.9美元的状态,这些人主要都集中在中低收入的发展中国家。例如,4.5%的巴西人的生活水平低于极端贫困线下;印度也有6%的人口处于同样的状态;而在阿富汗和尼日利亚,这类人占该国总人口多达34%和42%。要解决全世界范围内穷困人口面临的问题,还有许多工作需要去做,而朝着这一目标,最起码要做到继续坚持面向发展中国家的市场开放,并保持关税的可预知性以及非关税壁垒。如果WTO垮台了,富裕国家能够轻而易举地抬高针对穷国的关税,并采取更多贸易保护主义措施来打压进口贸易。如此一来,那些靠出口贸易获得经济增长,并使其生产线适应了出口市场需求的发展中国家,将会因此遭到重创。在这些国家出口贸易的衰退会直接影响到相关产业的生产者和工人们,给穷困人士带来大量损失,而他们是最不能承担起这一损失的人群。

  而且,这一损失的代价远不止短时间内的失业人数激增,以及必需品的物价飞涨。贫穷国家从WTO那儿最为重要的获益,首先是他们能够和更加强大的国家同处于相对公平的竞争环境中。在WTO之外,在一些双边和区域合作中,迫使一些国家接受严苛的条件,例如通过严厉到让这些国家难以实现的环境或劳工标准等,会变得更加轻松。而相反,WTO的贸易机制则会给发展中国家提供不可或缺的优势。从正式角度来看,WTO组织内部全体成员均享有同等的表决权利(这和联合国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投票方式有很大不同)。这是一项非常强而有力的公平措施,基于共识的决策机制,使得哪怕最弱小的成员都能具备法理上的否决权,这也使得这项公平措施显得更加有力。而从非正式的角度来看,这一贸易体系内既有“观众”,又有一些共同工作的贸易伙伴,也能让贫穷国家同志同道合的成员国结成合作关系。这些年来,不断出现一些强大的联盟,让穷困国家和中等收入水平国家(有时甚至还有一些发达国家)能在一起紧密合作,使得它们能在多哈谈判中发出远超过自身体量的声音。其中一个例子就是33国集团(G-33)。它最初由包括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尼日利亚、巴基斯坦等在内的33个国家发起,如今已经有多达47个成员,该组织抵制了发达国家所要求的发展中国家和经济体更大幅度地开放本国农产品市场的呼吁。20国集团(G-20)最初由巴西、中国和印度发起成立,如今已经包含23个发展中国家,则呼吁要求发达国家进一步开放农产品市场。没有WTO的话,发展中国家既没法在法理上保护自身权益,同时也无法形成有效的联盟以增加自身的谈判筹码。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hfgzwy.com/a/jingyan/1860.html